相关文章

重庆:溜索法官燃烧青春 扎根大山为人民办实事

4月21日,第三人民法庭的书记员王威(拉绳者)抱着国徽和审判员舒涛乘坐溜索去往九盘河对岸的兴隆镇回龙村进行法制宣传和走访。

吊溜索、走山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5个年轻人组成的重庆奉节县第三人民法庭,由于常年扎根交通不便的高山地区,被当地老乡们亲切地称为“溜索法官”。他们中年龄最大的34岁,最小的24岁。法庭辖区包括重庆奉节县的兴隆、长安、龙桥、太和、云雾等5个乡镇,海拔从200米至2200米,幅员面积达950平方公里,辖区人口10余万。这5个年轻人用自己的脚丈量着山区的土地,坚持送法下乡、巡回审判,常年为山村群众提供司法服务。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4月21日,第三人民法庭的书记员王威提着国徽和审判员舒涛前往兴隆镇旱夔门脚下的村落开展工作。

吊溜索、走山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5个年轻人组成的重庆奉节县第三人民法庭,由于常年扎根交通不便的高山地区,被当地老乡们亲切地称为“溜索法官”。他们中年龄最大的34岁,最小的24岁。法庭辖区包括重庆奉节县的兴隆、长安、龙桥、太和、云雾等5个乡镇,海拔从200米至2200米,幅员面积达950平方公里,辖区人口10余万。这5个年轻人用自己的脚丈量着山区的土地,坚持送法下乡、巡回审判,常年为山村群众提供司法服务。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4月21日,第三人民法庭的书记员王威(右一)、审判员舒涛(右二)在兴隆镇回龙村同经营传统造纸的村民李高强(左一)一家进行交流。

吊溜索、走山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5个年轻人组成的重庆奉节县第三人民法庭,由于常年扎根交通不便的高山地区,被当地老乡们亲切地称为“溜索法官”。他们中年龄最大的34岁,最小的24岁。法庭辖区包括重庆奉节县的兴隆、长安、龙桥、太和、云雾等5个乡镇,海拔从200米至2200米,幅员面积达950平方公里,辖区人口10余万。这5个年轻人用自己的脚丈量着山区的土地,坚持送法下乡、巡回审判,常年为山村群众提供司法服务。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4月21日,第三人民法庭的书记员王威(左三)和庭长程政清(左四)在兴隆镇的一家农家的院坝里开庭,对当地两个村民的经济纠纷案进行调解。

吊溜索、走山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5个年轻人组成的重庆奉节县第三人民法庭,由于常年扎根交通不便的高山地区,被当地老乡们亲切地称为“溜索法官”。他们中年龄最大的34岁,最小的24岁。法庭辖区包括重庆奉节县的兴隆、长安、龙桥、太和、云雾等5个乡镇,海拔从200米至2200米,幅员面积达950平方公里,辖区人口10余万。这5个年轻人用自己的脚丈量着山区的土地,坚持送法下乡、巡回审判,常年为山村群众提供司法服务。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